ENTER

关于霹雳观音洞的许愿树

Sunday, February 24, 2013
1 comments
2月24号    癸巳蛇年正月十五

树,已不如是。


你们还记得这里吗?
已经两年了。没想到两年后,我又回到了这里来。
我感怀起两年前的我们。
直到现在,每次晚上回到家看见你们的房间亮着灯,我还是会觉得你们都还在。

是的,已经两年了。
你们知道吗?
当年我们来到这里抛柑的那棵树,已经不在了。
已经换成照片中的这一棵了。

这年,我不许愿了。
我突然觉得,承载着他人愿望的客体是没有所谓的海枯石烂、天荒地老的。
就像两年前的那棵树一样——最终还是被砍下了。
挂了满树累累的愿望就这样碎了一地了——而我的愿望似乎到现在都还没有实现。
你们的愿望呢?都实现了吗?

无论如何,在这特别的日子里,愿你们一切静好、随心 ^_^











Read more »

关于人生中的独奏赛

Sunday, February 17, 2013
0 comments
2月17号    也只能够这样来回报了

距离《乐浪》全国华乐独奏赛还有175天。

距离我上一次主动要参加比赛,已经是5年前的事了。
2008年——那时候还是个高中三的学生
为了不让中学生生涯留白
为了能够帮乐团争一口气
为了找回06年比赛时在舞台上丢失的那个自己
为了能够再一次在舞台上遇见他、与他交锋对垒
于是,我参加了。

这一次,是自己主动要参加的。
在过年前就早已把报名表格和报名费交上去了——这是回家过年做的第一件事情
不为什么,就为了还锦恬老师那一份教导的恩情
从以前到现在为止,似乎都没有好好的、认认真真的谢过老师
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让老师引以为傲的事情
我记得,当初的我实在是一个糟糕且让老师头疼的学生。

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但还是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的在舞台上谢谢我的老师。
谢谢我的老师以她的音乐来拥抱过我的生命
让我在我的音乐世界里看到了更美丽、更开阔的风景。
是她让我明白——学音乐是一件快乐且高兴的事。

这次的参赛歌单,也都是老师喜欢的歌曲啊:
初赛:《草原英雄小姐妹》
半决赛:《云裳诉》(老师一直很想练可是却没有机会练的歌)

大决赛:《临安遗恨》


我想好好的在舞台上谢谢我的老师。
《临安遗恨》是老师的成名曲兼代表作啊~~
我真的好想好想站在舞台上,完完整整的弹一次给我的老师听。
不为了取悦比赛的评判
只为了谢谢我的老师
谢谢他曾经那么用心的来教导一个不成材且时常让她费心头疼的学生。




Read more »

只是属于KP的“阿飞正传”

Saturday, February 16, 2013
0 comments
2月16号     关于所在的所在

距离出发回金宝还有7个小时


以前,还不会踏脚车的时候
自己只能够去到双脚行走能够去到的地方

以前,还不会骑摩多的时候
自己只能够去到踏板转动能够去到的地方

以前,还不会驾车的时候
自己只能够去到把柄扭动能够去到的地方




转眼间,好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已经习惯了四个轮子急速转动的步调与节奏
可是在这年除夕的夜晚
不管有没有驾照,却还是要坚持驾着摩多绕KP一圈
去感受这个新村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地的新年气息
以及感受这个新村夜晚迎面而来的风。
纵然以前Kangkar Pulai 的“小阿飞”都已经变成“资深的阿飞”了
这样的去感受夜晚、感受璀璨后又散落一地的烟火——是多么的恬静与静好

愿这一群”资深的阿飞“们,往后岁月就似KP轻拂脸颊的晚风般——恬淡、静好。


Read more »

有一种义无反顾是无以名状的

Thursday, February 7, 2013
1 comments
2月6号    时光倒流回六天前

2013年二月的第一天——我们起了个大清早补拍宣传照

一切都是为了2013年3月9号的霹雳金宝拉曼大学华乐团《谢·辞》毕业音乐会。
为了能够让我们好好的告别、好好地对这三年的人、事、物说再见
为了能够在下一次更好地、更美丽的遇见对方
所以,我们必须要好好地、华丽的告别……

补拍当天,最让我震惊的是莱莱。
拍摄的过程中,莱莱不小心跌倒了。她为了不让相机摔坏,拼命的用双手护着相机,于是就这样整个人趴在Grand Hall的地上。

我震惊了,随之而来的是许多许多那些年的画面——

我记得,当我还是一名初中生时,我没有自己的二胡。为了能够赶得上进度,我必须借二胡回家练习。宽中华乐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人命比乐器贱”。起初我不以为然,直到那一次,回家的路上,大雨哗啦哗啦的倾盆而下。我下了巴士后,义无反顾的将我的二胡紧紧抱在怀里,在雨中跑着回家。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真的很爱它——原来我也会不忍心让它淋雨而拼尽全力的保护它。原来……

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我的奶奶颜要钱曾经在假期练习回家的路上遇上了打劫。对,没有错,遇上了打劫,而被打劫的对象就是他。他身上有钱包、有当下很流行的电话(Nokia N73)、有一把紫檀的二胡。抢匪要他的钱包,他没有反抗。抢匪要他的电话,他没有反抗。抢匪要他的二胡,他反抗了。他死死的抱着他的二胡,任凭抢匪打得鼻青脸肿,就是死也不肯放手。隔天他来练习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我骂他:“为什么你这么傻!他要你就给他啦,为什么要给他打……如果他拿刀出来怎么办……”
他回了我一句:“换成是你的话,我相信你也会这么做的……”——死死地抱着二胡不放

看到莱莱、想到那些年的自己、那些年的奶奶……我有股感念—— 有的人、有的事、有的物,就是值得你莫名其妙的去喜欢,义无反顾的去爱、去追寻、去保护,毫无理由也不需要有理由。而且,那股力量强大到连你自己都无法估计、无法意识——那样的义无反顾是法名状!


《云裳诉》宣传照(天啊~我真的好爱这张啊~)



《春天来了》的组照






劳苦功高、很拼命的中阮演奏员兼当天的摄影大师——莱莱



劳苦功高的经纪人兼小助理兼嫩狐——薇姗


Read more »

感言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3
0 comments
一月23号    石头,已经开始滚动了


——其实我有好多话想说,但是80个字的限制让我左思右想,最后还是决定选择这么说:
我一生只来这舞台一次

我只在这里忠于我自己的表演

我庆幸能够正在这个年代
遇到的人与事
让我学会更加坚定的去拥抱我的音乐

也希望被音乐拥抱过的你们
生命能够升华成更美丽的风景

是的,石头已经开始滚动了。而且不到结束的那一天是不会停止的。
而80个字的感言,也就只能这么说了。

“人生总是要面对许多的不断放下,唯一遗憾的是,我们都不能够好好的对他们说再见”,《Life of Pi》里如是的说。

既然已经给了你一个舞台,就好好的干吧。
用这这剩下的45天,好好地、静静地去练习
如何以自己的姿态,向这个三年的一切好好地说声——“再见”








Read more »

再上一堂课

Friday, January 11, 2013
0 comments
一月11号    我可以任性一回吗?


香港回来的那天早上,在报章上看到了宽中刊登出的这则新闻。
配合100周年校庆而设的“再上一堂课”活动,是多么的吸引人。

记得大学老师说过,如果一个大学生,中学毕业了以后还是时刻刻的想着、憧憬着回到中学的时光,那么这个孩子是一定长不大的了。
我承认,甫到大学的时候,确实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可是随着时间的嬗递与调适,总算走过了那段难捱的过渡期。

虽然这样,可是只要遇到不如意,又或是在学业、或者课外活动方面有卓越的成绩表现时,仍旧还是会时时的感怀中学时候的师长们的叮咛,以及遇到的人事物的教导。

其实,看到这则消息,我真的好开心。

我始终觉得,
这长不大的孩子还有好多好多东西都没能在中学的时候学完
有好多好多的话、心情,都还没能在笔记本里跟你分享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够让我在“最想再听一堂什么老师的课”的栏目里填上:

"陈鸿珠老师的地理课"




Read more »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_2013 Version

0 comments

一月10号    末日后的重生

话说,我真的貌似很久没有写部落格了……
如果再不写的话,我的部落格很快就要变成盘丝洞了啦!

我说,玛雅的2012年末日语言最终还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
所以,2013年才能够很顺利的到来
所以,在这里要跟2012 say BYE ,跟2013 say Hi~~

2013年伊始,去了一趟很棒的旅行
8天7夜的深圳+澳门+香港之旅(又名“黄思敏的毕业旅行”)
真的非常非常的amazing
我们一行四个人,真的是靠自己
靠自己的双手、双脚、嘴巴跟头脑!
拿着旅游指南还有地图就这样到处的走了一趟
我好喜欢这样的感觉……(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旅行的费用还是要靠家人!)
我们真的长大了
到了可以自己出远门去旅行也可以很顺利、很平安的年龄了……
拖着一个大大个的POLO行李和一个双肩的nike BAG 走天涯的感觉真的很好玩!

一直觉得行李是个容器,储藏衣物的容器。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原来身体也是容器。
不只是储藏血液、骨头和内脏的容器
也是储藏记忆的容器。
我们被交通工具输送到一个又一个的地方
就是为了汲取以及装在那个地方、那一个空间的记忆
记忆有三种——身体的记忆、心里的记忆、灵魂的记忆
所以身体的感官——五官、手脚、毛孔、头发,都是扫描器
扫描地方与空间的记忆,然后储存在身体这个容器里面。
等到他日发酵,再拿来回味、拿来下酒……

2013年,是个充满期许也值得期许的一年:
1.我要做好我的论文,我要顺利的毕业
2.我要搞好我们的毕业音乐会,我要练好《云裳诉》
3.我希望新纪元全国大专文学奖我能够凯旋而归
4.我希望狐狸Gangs的旅行能够开开心心顺顺利利的举行,我真的好想去热浪岛
5.我希望我能够去登嘉楼比四年一次的独奏赛
6.我希望我的小东西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7.我希望爱我和我爱的人都能够平安、静好
8.我希望狐狸Gangs在我毕业以后也能够顺顺利利一代传一代的传下去……
天啊~~~我觉得我好贪心啊~~~

这些目标我都要靠自己的努力,一样一样的去实现!
祝我2013年:

文运
武运
昌隆


  
Read more »

如是的折磨着自己

Monday, November 5, 2012
1 comments
十一月5号    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就在电话的那一头,那个已经不爱我的人,就这样挂了电话。我们感情的结束只不过是上下几秒钟的事情。不,连一分钟的上限都不到,就被另一头挂了的电话终止。

电话里的“嘟……嘟……嘟……嘟”是这场已被宣告了死亡的爱情的最后遗言,是苟延残喘的喘息呻吟。

“嘟……嘟……嘟……嘟……”

我的左手沉重的再也无法放下紧握着的电话听筒。直到里头那苟延残喘的呻吟升华成了话筒盖不稳而发出的警铃将我的梦幻戳醒。我将话筒放下,完好的盖回去话机的机身,就好像国葬上为那些为国捐躯的士兵盖上国旗那样。

我在整理我的思绪,也在整理我的回忆。那些不愉快的、僵死的,始终是要被下葬的。我翻箱倒柜,只是挖出了一瓶你送给我的香水。在一起都快一年了,却悲哀得仅仅就只有一瓶香水能用来悼念我们已死的过去。

香水就摆在桌上。就只有那一瓶不知名的香水——原来,我爱你,比你爱我还要多。

原来,谎言跟誓言只有一线之隔,一个是听的人认真了,一个是说的人认真了——原来谁先认真,谁就输了——

这段爱情不只是需要一个坟墓,还需要一个墓碑。碑文上不是写墓志铭,而是写上爱情的生卒年,以及这场生命中,到底谁认真了——以此为这一生的警惕。

既然都可以不爱了,也已经不爱了。我又何须为你掉眼泪、何须为你废寝忘食、黯然神伤。

我应该要报复吗?我可以报复吗?我的报复能够成功吗? 不是说过“能够伤害到我的,都是我爱的”吗?如果,报复他不成功,那我岂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我自己、折磨我自己吗?

那就不报复了。

但是,今天被糟蹋的心情,那碎了一地的心情,始终是要让它过去的,不是吗?我必须发泄,必须找个管道把它宣泄出去。

我望了望桌子上的那仅仅一瓶的不知名香水。我决定,我就拿它来宣泄。我要滥用你送的礼物,我要糟蹋你的心意。

于是乎,我掀开了瓶盖,食指紧按着喷头,往房间的每个角落喷——往厕所里的每个角落喷——往马桶的边缘仔细的喷——直到整瓶香水的生命被我消耗殆尽。

望着那被迅速清空的香水瓶子,我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一种报复后的爽快。

可是,为什么,当我回过神来时,却发现,整间房间的角落都充斥着那既亲密又疏离的熟悉气味——就好像当初,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时的那股温热的气味——你身上的气味。


Read more »
 

他们教会我的事

世界上没有不会停的雨 —— 陈鸿珠

“人死了,去哪里?”
“我们心里……” ——陈鸿珠

世界上没有最好的人,只有最适合你的人—— 陈鸿珠

幸福长了翅膀,而且还会飞 —— 陈鸿珠

上帝关了你扇门,就会为你开一扇窗—— 陈鸿珠


我只知道,把所有的东西放在岁月里,不久就都隐去了——西西《雪发》


我才发现,如果那是一件已经等待了太久的事,那就没有办法写成诗了……


你走了留下灰烬
灰烬装进项链坠子
挂在脖子上牵挂成一辈子的相思


青春始终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席慕容


不管是好的、坏的、快乐的、悲伤地——这些东西都填满了曾经的那段岁月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态;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
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 三毛


妒忌有一千双眼睛,但,就是没有一双愿意直视事实。——犹太人格言


两个人一起哭泣之后,才第一次发现相互之间爱的如此之深 ——艾美尔.夏德


恋爱所能带个人最大的幸福,是在第一次牵手的时候 —— 司汤达


如果有人追问我为什么爱他的话,我想我只能回答:“因为他是他,我是我”,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回答 —— 蒙田


痛苦是有限的,而恐惧时无限的 —— 瓦伦纽斯


为爱失去的东西,不算什么,可是,如果害怕去爱,那将什么都得不到 —— B.D.安杰利斯


如果你长时间的盯着深渊,深渊也会盯着你 —— 尼采


人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对种种事情说再见的 —— 彼得.辛格


谁都可以对你热爱的人们苛求规则,其实爱本身就是遥远伟大的规则 —— 波爱修


爱、被爱,就是如此。这是规则,我们为此存在,受惠于爱的人,也就无所畏惧了 —— 波恩萨.鲁


我们可以说是两次来到这个人世,第一次是为了生存,第二是为了活着 —— 卢梭


你在做什么?
我在仰望天空.
30度的仰望是什么?
是我想念她的角度。
为什么把头抬到30度?
为了不让我的眼泪掉下来。 ——三毛


都说从此天涯陌路……
什么是天涯?
转身,背向你,此刻已是天涯 ——三毛


谎言和誓言的区别在于:
一个是听的人当真了
一个是说的人当真了

讲是讲非

Followers

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就越贴近大地———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一个地方,有亲人埋骨,才算是家乡——马奎斯《百年孤寂》


如果你生气了,请在面对爱人之前,先面对镜子。看看自己,你喜欢这张脸吗?——保罗.皮尔梭


所有的事物都有生命,问题是你如何唤起它的灵性——,马奎斯《百年孤寂》


就走了
丢下脏话:
“我爱你们。”—— 夏宇<备忘录.就>


完全不爱了的那人坐在对面看我
像空的宝特瓶不易回收消灭困难 ——夏宇<秋天的哀愁>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夏宇<甜蜜的复仇>

Labels

My Blog List

临安遗恨

自我叙述

My photo
我始终觉得,文字、声音、音乐、光影、照片,都有凝固时间的魔力,都有让我凝视时间的魔力。 我一直相信记忆里的我们,谁都不曾老去…… 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在“得到”与“流逝”的不断交替中,我突然有一种感念:原来岁月很轻,那样的轻盈,只能够用感恩来装……

一步一脚印

 

© 2010 流光似水